欢迎光临!今天是   
用户登录 用户名:  密码: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锦绣江滩 >> 生态江滩 >> 绿色管护 >> 正文
大美江滩
·发表单位: 汉口江滩 ·发表时间: 2017-03-13 15:47:0

  □杨中标

  长江似龙,汉水如风。

  距今1亿多年前的白垩纪,危峰兀立的群山从海底缓缓升起,而大海收紧了自己的脚步,向西仓皇逃去……海进海退,山起山伏,在经历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造山运动之后,一条从唐古拉山走来的古道长江,切穿巫山,流经武汉。此时,发源于秦岭的汉江,紧赶慢赶1577公里,终于在武汉一个叫龙王庙的地方与长江牵手……两江交汇,把这座城市巧妙地分割为汉口、汉阳与武昌三镇之后,长江相拥着汉江,继续一路东去。于是,两江四岸,便有了800多公里绵延不绝的岸滩。

  水勾勒出武汉的版图,武汉是水做的。从无到有,因水成陆;从衰到盛,因水而昌;从小到大,因水而名。

  江河之疡

  武汉得优于水。早在新石器时期,中华民族的先民就依托独木舟,开始了长江的原始航程,东汉又有木帆船广泛航行于长江之中。到了唐代,长江成为全国通航里程最长、货运量最大的河流。至明朝中期,因长江、汉江“黄金水道”的通达,汉口成为万商云集、商品争流之地。

  武汉又忧于水。据统计,在明代270多年中,武汉地区发生大小水灾83起;清代260多年间,发生水灾107起;民国时期,爆发生了1931年和1935年2次特大洪水。1931年7月28日,武汉关水位28.28米,汉口分金炉溃堤,大水入城,“水及门楣,舟触市瓦”。同年8月2日,单洞门铁路溃塌,汉口市区全部被淹。当年三镇受灾面积321平方公里,受灾人口多达63万人,死亡3619人。

  新中国成立后,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人,以战天斗地的英雄气慨,直面自然灾害。1954年6月,长江干流水位频频上涨,长江堤防告急。在洪水到来之前,党和政府指挥30万武汉军民,风雨兼程,夜以继日,抗御了长江中下游近100年来最大一次的洪水来袭。8月18日,武汉关29.73米的历史最高水位,在抗洪大军的阻击下,终于败下阵来,并悄然退去。这个水位比1931年最高水位高出1.45米,比汉口分金炉溃堤水位高出近3米。为此,毛泽东主席欣然题词:“庆贺武汉人民战胜了1954年洪水,还要准备战胜今后可能发生的同样严重的洪水”。我们可以想见,共和国领袖在中南海的办公室里,是怎样舒展他紧皱已久的眉头,并放心地嘘出了一口长气,又是怎样保持警惕、敏锐的感觉,忧心忡忡地思考国家的未来。如今,这段题词镌刻在汉口江滩的防汛纪念碑上,那如疾风劲草、似劈雳闪电一般的文字,时时刻刻都在告诫我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1998年夏天,长江又一次面临灭顶之灾。暴雨,大暴雨,一场接着一场,奔腾不息的长江,转瞬间变成了一条暴怒的巨龙,疯狂地撕咬着千里江堤。荆江告急!武汉告急!九江告急!……这次洪水,是继1931年和1954年以及1991年三次洪水后,本世纪发生的又一次全流域型的特大洪水。灾情就是命令,灾区就是战场。在这万分危急的关头,武汉军民再次吹响了结集号,打响了气壮山河的大江保卫战。

  98抗洪取得全面胜利之后,人们重温毛泽东主席当年的题词,目光一致地转向到了一个重要课题:如何进一步整治长江。这不仅关系到长江流域人民的长治久安,也是国家经济建设中的一个巨大项目。

  大禹归来

  在1998年那个焦灼的夏天,抗洪抢险的紧要关头,江泽民、朱镕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先后奔赴湖北指挥防汛。在汉口龙王庙,他们面对浊浪滔天的洪水,亲切慰问防汛大军,关注武汉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危,指示要抓紧整治龙王庙、南岸咀险段。从这一天起,长江武汉险段综合整治工程的序幕,终于徐徐拉开。

  结合长江险段综合整治,武汉江滩综合整治也一并被提上了日程。1999年8月,时任武汉市委书记罗清泉与长江水利委员会主任黎安田等人交换意见,并经专家多次考察论证,形成了“疏浚河道、归顺流路、加固堤防,提高防洪能力,改善城市形象”的共识。这一共识还受到了全国政协副主席、水利水电专家、前水利部长钱正英的充分肯定。

  汉口江滩西起龙王庙、东至丹水池、北邻老租界。选定汉口江滩作为武汉江滩综合整治的启动项目,对整个工程具有示范和引领作用,对城市建设又具有妙笔生花、画龙点睛的意义。

  然而,城市堤外、长江岸边,早已不是一方净土。从武汉关到长江二桥,十里滩涂,既有近代汉口开埠后外国商人留下的遗迹,也有解放前民族工商留下的工厂,还有中央在汉企业和武汉本地企业设立的码头,以及上世纪80年代修建起来的小餐馆、小歌厅、小作坊等。这里,建筑与垃圾为伍,杂草与树木为邻,既是普通市民生产生活的空间,又是盲流人员藏污纳垢的场所。

  有这样一组统计数字,在汉口江滩一期工程占地面积129600平方米的范围内,分布有各类建筑物、构筑物95900平方米,企业事业单位18个,经营商铺800多个,长期住户301家、常住人口1100人,从业人员5360人。汉口江滩综合整治工程的启动,意味着寄居在这里的所有人,必须限期搬离,建在江滩上的所有房屋、门面、设备必须限期拆除!

  在这个庞大的投资和建设计划的背后,必须有一只强大的推手。于是,人们想到了大禹。“大禹治水”的故事被武汉人又一次重新拾起,并被武汉人重新演绎。

  2001年,21世纪开局之年。中共武汉市委、武汉市人民政府在一份文件中写道:“整治江滩是建设有21世纪水平的城市标志性景观区的需要,有利于提高城市的高雅品位,提升武汉城市发展的现代化水平。”2月11日,时任武汉市长王守海亲自牵头,整合各委、办、局,成立了武汉江滩综合整治工程领导小组。3月5日,市政府向全市发布了《关于汉口江滩综合整治的通告》,明确武汉市水务局、武汉市防汛指挥部办公室为汉口江滩综合整治工程的责任单位,武汉市水利堤防建设管理中心为汉口江滩综合整治工程的建设单位。

  武汉堤防建设管理中心综合部部长杨德柱说,当时上级规定的拆迁时间很短,要将300多家住户一户不留地搬出江滩,5000多名从业人员一个不留地撤离江滩,近万平方的建筑物、构筑物一砖不剩地拆出江滩,其难度可想而知。但是,他们只用了75天时间就完成了任务。没有发生一处强拆,没有出现一个钉子户。靠的就是武汉人对长江水患的深刻认识,对党和政府政策法规的由衷理解。

  拆迁腾地后,建设大军迅速跟进,在十里滩涂铺开战场。道路、管网、场馆、绿化、桩基、护坡……每一个建设者,都是现代大禹的扮演者!

  亲水平台

  武汉人对水的热爱与生俱来,水对武汉人的创痛也刻骨铭心。长此受水患侵扰的武汉人,不仅练就了顽强的生命力,也形成了达观乐天的人生观。武汉人苦中作乐,缘于他们经年已久的外战江洪、内战湖涝的斗争经验。他们在旷日持久的与水的斗争中,第一次前瞻性地把治水与治市完美地结合起来。2005年底,汉口江滩建成,昔日“码头成林、垃圾成堆、客货混杂、污水横流”的景象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平均宽度160米、总长7007米、面积约150万平方米,集防洪、景观、旅游、休闲、健身等于一体的绿色亲水空间。为此,有人形象地把它比喻为“武汉的新名片、城市的会客厅、文体活动的大舞台、‘两型社会’的展示区”。

  以上比喻,无非是强调了汉口江滩的众多功能,其中防洪和景观的功能又不能不说是题中之义、重生之要。

  汉口江滩建成开放前,杂乱无章的建筑物和构筑物遮天蔽日,周边市民“守着长江不见江”。汉口江滩建成开放后,人们无不惊叹于它的总体设计的非凡智慧。建成后的沿江堤坝,一改过去蓬头垢面的土堤石坝形象,统一建成为混凝土箱式防水墙。箱式防水墙不仅能抗拒洪水的冲击,而且每个“箱”就是一间房,可作园区服务场所。防水墙外侧的戗台上,栽种有各种花草,一年四季,绿茵满坡,繁花似锦。戗台底脚,人行道旁,每隔一段距离,设有嵌入式花岗岩石椅, 供行人随意休憩。放眼望去,防水墙全线是一条立体绿化带,构成了沿江大道上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走进江汉门闸口,不远处就是错落有致的三级亲水平台,分别按照黄海高程20米、25米和28.8米设置。最低一级亲水平台,即平常水位20米高程,它保留了滩涂的固有本色,每当枯水季节,游人可在岸滩上追逐、嬉戏,甚至可与江水零距离接触。中间一级亲水平台,按汛期水位25米高程设置,在每年长达60多天的淹水季节里,游人可在这一级平台上观江景、听江涛。最高一级亲水平台,吹填到高程28.8米,比园区外马路还要高出1米。这是为特大洪水来临时准备的,即使长江洪水涨到比市区马路还要高,这一级平台仍可满足游人观景、亲水的需求,同时并不妨碍长江行洪。

  如果说独具匠心的三级亲水平台设计,对游人是一个景点热点;那么,整个汉口江滩的建设,对武汉这个城市来说,就是一条纽带、一幅画卷,它把历史与现实、人文与地理紧紧地结合在了一起。

  人们在游览汉口江滩的同时,仍然念念不忘沿线的景观,这里的风土人情、文化积淀,无时不刻地彰显着武汉的个性魅力,引领他们一路探究、追寻。

  龙王庙,扼守汉江与长江的交汇处,自古就是汉口防洪的关口,因先民在此修庙祭神祈福而得名。1931年大水冲毁龙王庙后,这里只剩下了一个地名。1998年长江特大洪水过后,中央和地方政府共同投资,在这里修筑了足以抵御百年一遇的长江特大洪水的龙王庙工程,使这一地区由历史上著名的险工险段,变成了如今备受市民青睐的风景名胜区。

  武汉关,建于1924年文艺复兴时期仿欧风格的关税大楼,本身就是一部浓缩的中国近代史,它记录了帝国主义对中国经济的掠夺和控制,也反映了中国人民不屈不挠的抗争。每一天,每一时,洪亮激越的《东方红》音乐钟声从武汉关塔顶传出,激励着武汉——这个中国中部崛起的城市,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振翅高飞!

  近代汉口,一批境外银行曾经在这里汇金融银,呼风唤雨。200多所会馆、公所在此联络乡谊,交流商情。经过修葺的几十座老银行、老会馆,如今依然呈现异彩,它所展示的是历史的光影和现实的光华。

  “八七”会址、宋庆龄旧居,向游人讲述着中国共产党人和爱国民主人士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斗争故事,如今,它是精神文明建设的窗口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就这样,汉口江滩与历史古迹接踵而至,和革命旧址相得益彰。它们一起见证了国家与城市的兴衰荣辱、沧海桑田,又向世界亮出了靓丽的英姿和宽阔的胸怀!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汉口江滩的建成,不仅解决了城市防洪问题,而且还为市民提供了休闲场所。一些国内外政要也慕名而来,饶有兴趣地观光、视察。江泽民曾题词:“武汉江滩,人民乐园”。国家水利部、住建部等单位分别授予汉口江滩“国家水利风景区”、“全国人居环境奖”、“中国建筑行业鲁班奖”、“开发建设项目水土保持示范工程”等殊荣。

  城市之肺

  早在10年之前,汉口江滩的设计者和建设者们,就为他们的作品确定了“大气、精致、宁静、开敞、简洁”的风格。这是一幅人与自然高度和谐、城市与江河相互融合的风景长卷。鸟瞰长卷,呈现出“一轴两带四区”(江滩景观轴,堤防景观带、滨江亲水带,休闲活动区、中心广场区、体育运动区和园艺景观区)的巨型画面,它以绿色为基调、亲水为主题、地域文化为底蕴,让所有的观赏者赞口不绝、流连忘返。

  象征生命的绿色,在这里是浓墨重彩。绿化工人用100多个品种、10万余株名木古树,18万平方米常绿灌木,75万平方米人工草坪,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城市之肺”、“人工氧吧”。监测表明,江滩水土流失控制比为93%,拦渣率为97%,植被恢复系统为100%,林草植物覆盖率90%以上。良好的植物措施在空气质量、滨水环境改善方面,发挥了明显的作用。武汉市环境公报显示,2002年,沿江空气质量优良率为61.37%,2012年达到了93.3%。在全市9个监测点中,汉口江滩的空气质量是最好的,年均增加约25个优良日。

  春江水暖,人面花容。人们争相来汉口江滩踏青、赏花,是因为无论什么季节,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焕发出春的纯净,春的朝气,春的活力。

  在汉口江滩内广场左侧,耸立着一株500年的紫薇树,尺宽的胸径、丈高的躯干,却被当头锯断,但它顽强地生出新枝,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绿色的球形蓬径。紫薇树干无皮、光滑洁净,每当夏秋之际,生出的长条新枝上簇拥着团状的、粉红色的花瓣,花期由6月开至9 月,像一把高擎的火炬,十分壮观。

  如果说到樱花,武大校园的樱花最为知名。每年开花时节,全国各地都有大量游客专程进校赏樱,但赏花需买门票,也引发了社会争议。汉口江滩也有一座樱花园,不仅赏花免费,而且还提供便民服务。三月间,开得最灿烂的樱花,生长在园区车行道一侧。为了便于游人观赏,江滩管理办公室专门划定停车线,不让自己的车辆靠近,以腾出足够的空间给游人赏花、拍照,并派专人维持秩序。

  江滩的树木、植被多是人工栽培的,这里不仅有中式园林景观,还有欧式园林景观。

  从汉口江滩一期漫步去往二期,这里的绿化总面积约为30万平方米,栽种了白玉兰、墨西哥落羽杉、棕榈、大桂花、香樟树、紫薇等几十种绿乔灌木。在二期,最引人注目的是西方古典式园林绿地,整个布局呈对称状,一些常绿植物被修剪成柱形、方形和长方形。这让人想起了法国凡尔赛宫的皇家园林,只是,凡尔赛宫是昔日法兰西皇室狩猎、歇息的场所,而江滩二期花园,则是普通市民在工作之余,放松心情的好去处。

  除了人工绿化,汉口江滩还有一处原生态湿地。三阳路至长江二桥下,一片野生芦苇,连绵6公里。人们总爱在芦苇丛中穿行,让芦梢的那一炬光芒,照亮心灵。2009年秋天,在汉口江滩管理办公室主任胡志军的倡导下,武汉举办了首届“芦花节”,迄今已连续举办了4届。每一届,数以万计的民众蜂拥而至,或吟诗著文、或摄影作画……这里的芦苇荡,还是青年男女的朝圣之地。在云归天际、芦花飘飞之间,身着婚礼服的恋人相拥相视,定格在一种苍凉幽缈的历史时空里。江滩开园10年来,到底有多少新人来此朝拜过?一茬又一茬,一批又一批,老的老去,新的还来。只是那穿越时空的芦苇,还在那里迎风顶雨,将它特有的品质和情怀,赋予了汉口江滩。

  和谐新曲

  胡志军认为,打造一个高品质的景区,必须在自然景观的基础上,叠加个性化的文化特质,让景区有自己的思想内涵。

  他想起了一代伟人毛泽东。毛泽东42次横渡长江,17次在武汉。1966年7月16日,72岁的毛泽东在武汉最后一次畅游长江,他从武昌桥头下水,历时1小时零5分钟后,在汉口江滩登岸。从此,武汉地区每次都要举办大型横渡长江活动,改革开放后,又地江滩兼顾举行系列商贸交流和大型艺演出活动。向世界推介武汉,嘉宾从江滩开始认识武汉。胡志军抓住这个“切入点”,力推在汉口江滩兴建“毛泽东横渡长江文化园”。与此同步建设的,还有“武汉码头文化园”提升项目,等等。至此,在汉口江滩的星光大道上,已有体育明星周继红、李娜等人雕塑14座,知名诗人以诗词形式撰写简介的景点10处,友城标志性建筑17座。汉口江滩还成功举办了三届中国武汉“国际旅游节”,连续举办了六届“法国音乐节”。北京奥运火炬传递、全国六城会闭幕式、“民族文化周”、“德中同行”等大型活动也在汉口江滩竞相上演,年均举办各类文体活动260余次。

  汉口江滩是高雅的,但她是属于平民的。把普通老百姓请进园区,让他们分享水利建设的成果、分享改革开放的成果,是江滩管理者的孜孜不倦追求。看,防汛纪念碑下的“手语角”,是聋哑人会话交流的心灵家园;园艺区的“英语角”,是青年学生互帮互学的课外教室;疏林草地的“读书角”,是市民遨游知识海洋的理想天地;水池树阵的“电影角”,是游客休闲纳凉的娱乐场所;桃花岛的“武术角”,是武术爱好者切磋技艺的“比武堂”。

  在汉口江滩这座“绿色港湾、温馨家园”里,便民、亲民、爱民措施还远不止这些。每年,数百名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被专程请来团聚,享受天伦之乐,这是汉口江滩针对空巢老人推出的“重阳节三镇老人江滩游”;铺上鲜红的地毯,送上火一样的玫瑰,这是汉口江滩为进城务工的农村青年免费举办的“农民工集体婚礼”;让我们和伟大而壮美的长江共同见证:各位新郎新娘,爱情像钻石一般永恒,幸福像花儿一样绽放!这是每年5月1日,汉口江滩携同《长江日报》为热爱绿色生活的市民而举办的低碳婚礼;举办各类球赛、田径赛,让农民工子女在这里展示自己阳光、健康和向上的风采,这是由汉口江滩提供帮助的“农民工子女运动会”;热恋中的男女,你们心中期待的爱情是什么呢?请将你们的名字和宣言铭刻在爱情墙上,并给你们贵的珍诺言挂上“同心锁”,这是汉口江滩专门为青年男女专设的爱情景区;时至今日,为什么还有上个世纪30年代的绿皮火车?停放在粤汉码头入口处的这列小火车带你登上怀旧之旅,这是汉口江滩新开辟的“时空隧道”。

  江滩建成开放以来,年均接待游客逾千万人次,接待各类中外参观团310批次,在“热爱武汉的理由”民意调查中,江滩以87.5%的确认率,列为武汉最具魅力10处景点第一位。

  敢立潮头

  长江、汉水再吹科学的东风,再涌科学的浪潮。2008年,武汉获批全国“两型社会”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汉口江滩紧抓机遇,大力推进“两型江滩”建设。在随后的几年里,“两型”示范工程成功实施,太阳能采集点并网发电,中水回用系统建成运行, 全面引进LED照明、全永磁悬浮风光互补灯等节能灯具,广泛推行雨水收集、抽江灌溉、用好用足树枝粉碎机械,“两型江滩”的内涵进一步充实,生态示范作用充分显现,每年约有5000人次志愿者参与“呵护江滩”系列活动,汉口江滩已成为武汉生态示范的平台、科普教育的基地。

  有了汉口江滩先行一步的经验之后,武汉又相继建设开发了武昌江滩、汉阳江滩、汉江江滩,组成了“两江四岸”新江滩系列:汉口江滩与武昌江滩的“梭子景灯、纺车雕塑、武昌古城”等景观遥相呼应;与汉阳江滩的“古琴台、大禹神话园”比肩前行,与汉江江滩的“文化背景墙、冠军广场”齐驱并进,共同创造了武汉——这个因水而兴的“水上明珠”!

  2011年6月1日,汉口江滩迎来了光荣的时刻,胡锦涛总书记做客江滩。总书记视察了“两型社会”建设实践展览,听取了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的汇报。他充分肯定了武汉市“两型社会”的建设成果,对陪同他的省市领导人亲切嘱托,要加快构建“两型社会”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为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提供有益的经验。总书记的亲切嘱托,给汉口江滩工作人员巨大的鼓舞,更加增强了建设“两型江滩”的信心。

  伴随着建设国家中心城市、复兴大武汉的号角,江滩未来发展又有了更新更高的要求。武汉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上明确提出,“全力打造百里滨江画廊”;政府工作报告强调,推进“两江四岸”江滩50公里。草图已经给就,号角已经吹响。3至5年后,武汉“两江四岸”皆江滩,“百里滨江画廊”或创吉尼斯世界记录。

Copyright (C)2011 hkjt.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汉口江滩管理办公室(Copyright) 版权所有 鄂ICP备05003985号    技术支持:云林科技
地址: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沿江大道188号    电话:027-82822706